关注我们:
  • wb
    http://weibo.com/u/6008678367/home?wvr=5
  • qq
    链接
  • wx
    100-100

这里写上图片的说明文字(前台显示)

网上投稿
律协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律协动态

尚伦生会长参与“防疫”志愿活动的体会与思考

一、体会——应当得到重视的社区工作

2020年爆发的武汉肺炎疫情,波及全国。甘肃虽不是主疫区,但八十余起确诊病例,说明甘肃也是重点区域。为此,甘肃省委省政府制定了具体有力的防控措施,动员社会各界一起参与防控工作。其中一项具体措施就是居民小区实行封闭管理。兰州市的小区究竟有多少我不知道。政府规定,对于有物业管理公司的小区,实行责任到物业公司的办法,由物业管理公司履行管理责任。对于没有物业管理公司的小区、城中村等小区,则实行社区负责的办法,把防控工作落实、落细。兰州市城关区雁北街道小雁滩村是个城中村,没有统一的物业管理,这个村便被纳入社区管理的区域。由于社区工作人员有限,该社区便号召部分志愿者加入防控的队伍。

2018年,兰州市妇联依托甘肃圣方舟律师事务所成立了兰州市妇女法律维权中心,招募了一批以圣方舟律师事务所律师为主的法律志愿者队伍。领头的是资深的女律师梁建莉。她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在律师事务所工作,后来考取了律师资格,成了一名专职律师。梁律师是踏踏实实做工作的那种人,待人热诚,很具爱心。对于社会问题也多有思考。她在年近60岁的时候,依然组织了这样一个法律志愿者团,为社会提供志愿服务,着实让人感动。志愿团成立的时候,梁律师曾邀请我参加成立仪式,但因时间冲突,未能参与,留下遗憾。但我表示坚决支持法律志愿者们的活动。当社区发出倡议后,圣方舟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们便义无反顾地报名参与防控工作。梁律师虽然身困海南,但她电话指挥,其他律师积极参与。张丽蓉律师虽然被“隔离”在家,但也电话、信息不断。傅智勇律师、安小敏律师、蒲夏煜律师一直在防控第一线......这些平时就积极参与的律师们,一个都没有缺席。

其实,甘肃律师在许多事务中承担了志愿服务工作,这也是甘肃律师在履行社会责任。我们宣传宪法是义务,普及法律知识是义务,为社会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是义务。每当发生一些重大事故或重要时段,都有甘肃律师的身影。甘肃律师为民营企业进行“法治体检”,甘肃律师为地震灾害捐款,甘肃律师提供“法治扶贫”,甘肃律师捐资修建“希望小学”......

这次新冠肺炎的疫情防控工作是全社会的责任,律师当然不能缺席。甘肃律师不仅参与了防控疫情的志愿活动,还主动为防控疫情捐款,目前全省律师已自发捐款近200万元,有力地支持了防控疫情工作。甘肃律师还利用专业知识总结、梳理了防控疫情期间的相关法律规定、法律知识,发表了近百篇文章,引导社会依法参与防疫工作,传递正能量。

我虽然在2008年汶川地震时在陇南市武都区姜家山村参与过救灾志愿活动(我们参加救灾后的第七天,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到访姜家山村),帮助灾民拆除倒塌的房屋。但这次与社区工作人员一起参与疫情防控工作感受又不一样。社区是社会最基础的细胞组织,国家治理体系这个大的循环体系中少不了社区这一环节。可以说,任何一项涉及全民的工作,大到中央决策、省市的重大部署,小到落实就业状况,都要通过社区才能实现。社区工作稍有闪失,上级的措施就可能落空。真的是“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线固然重要,但针更不能少。因此,要充分理解社区工作的重要性。当然,社区平时的工作琐碎、繁杂,甚至有些婆婆妈妈。但这就是社区工作的特色,离不开琐碎、繁杂,离不开婆婆妈妈。正是这些琐碎、繁杂和婆婆妈妈,支撑着这个社会的正常运转。疫情防控能否尽早取得效果,社区工作是至关重要的。甘肃属于非重点疫区,最主要的任务就是防控,防控就要把各种工作做实、做细。为了防控疫情,社区工作人员不仅要加班加点工作,还要面对可能遭遇的风险。社区工作人员不顾自身的安危,对于防控疫情工作的认真负责的精神,着实令人钦佩和尊重。

说一件小事吧。我在小雁滩村社区志愿工作的那天,来了一干部模样但没有出入证的人坚持要进入社区(当天已经实行凭证出入小区),言称去小区取东西,被社区工作人员阻止。在互相交涉过程中,来人又随手翻看桌上记载的进出社区的人员信息登记表和工作记录,又被社区工作人员拒绝,理由是不能泄露公民信息。后来人出示了纪检委的工作证,亮明其是督查工作,社区工作人员才让他查看了相关资料。虽然是一件小事,反映出社区工作人员保护公民信息的法律意识还是很强的。

二、思考——我们究竟该如何奉献爱心?

1.应当适当限制捐款。每当发生重大突发公共事件,都少不了捐款捐物。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和美德。但通过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可能需要改变一些做法。对于防御重大灾害,社会各界捐赠物资不可或缺,但对于捐款则需要重新认识。经过四十年的发展,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家的财力足以支持我们完成任何一项救灾行动。因此,今后遇到救灾之类的事件,可以不再进行捐款。对于人们需要通过捐款表达爱心的,要加以必要的限制。如凡是工资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群体,个人捐款要设定上限(如最多不超过一个月的人均工资收入等),能够表达爱心即可。对于未满十八周岁和年满60周岁以上群体,原则上不接受他们的捐款。对于残疾人、环卫工人等特殊群体,原则上也不接受他们的捐款。因为这些群体本身不是富足的群体,没有必要让他们奉献爱心在先,生活拮据在后。更为重要的是,让世人诟病的善款未善用的状况并未彻底改变,贪污善款者大有人在。

2.建议错峰复工。人的生命健康是第一位的,经济发展次之。从目前情况看,疫情并未出现明显拐点(尤其是湖北),防疫工作还需要一段时间。大规模的复工复产,势必出现大规模的人员流动和聚集,对于防控工作极为不利。可以预计,时过月余,情况会发生根本性的转变。当下可以根据疫情防控情况,安排适当的企业复工复产,但不要全面复工复产,不要为了GDP冒疫情反弹的风险。

3.强化、落实志愿者制度。有人说,富人做慈善,穷人做公益。我们国家没有富人穷人之分,但钱多的人与钱少的人是客观存在的。慈善是对弱者的帮扶,公益是对社会大众有益的行为。虽然深圳等地早年就建立了义工制度,国务院也于2017年出台了《志愿服务条例》。但志愿者制度执行不如人意,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建议国家层面强化指导,让更多符合条件的志愿者加入到志愿队伍中来。有一年去关岛旅游,转机日本名古屋。在名古屋机场,我们找不到大巴车的车站,随口问了一个年纪较大、佩戴标志的工作人员,那个工作人员先是比比划划说了好半天,我们未能完全理解,那个工作人员就直接把我们从机场三楼引到一楼的车站。后来才发现这位工作人员背上有志愿者标志。这样的志愿者在日本的公共场所非常多。我们在网传的一些照片中看到的日本机场将旅客的行李摆放得整整齐齐就是义工帮助干的。可以说,不是每个人在特定情况下都需要资金支持,但我们每个人在特定情况下都需要他人的帮助,哪怕是问路这样的小事。义工,则是这些“小事”的最好承办者。既然人人都需要志愿者服务,有必要将《志愿服务条例》上升为国家法律制度,让志愿者在国家文明建设中发挥更大作用,让中华文明开出绚丽的花朵!

上篇:

下篇:

来源(甘肃律协秘书处) 作者(张 俭) 阅读()
标签
相关内容
    110-130110-130110-130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甘肃律师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4- www.gs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宏点网络

    甘肃律师网业务信箱:gansulvshi2015@163.com 联系电话:0931-2605602 传真:0931-2605602 陇ICP备06002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