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 http://weibo.com/u/6008678367/home?wvr=5
  • 链接
  • 100-100

这里写上图片的说明文字(前台显示)

网上投稿
理论研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理论研究

【王新会】浅谈我国法院调解制度的利弊

浅谈我国法院调解制度的利弊
  
陇南伸正律师事务所    王新会

  调解被国外被誉为“东方经验”,我国民事诉讼法将依法调解作为一项基本原则加以规定。我国的法院调解制度除有纠纷解决功能外,还具有增进对话功能、形成规则功能及联结法律与道德提高司法公信力的功能。但现行法律对调解制度的规定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使调解的自愿原则和处分原则没有得到充分落实,异化了调解的本质,而且对法官依法裁判的中立性有很大影响,成为部分法官损害权利人的手段。因此就要固定法官的中立角色,减少调解过程中的强制,使民事诉讼调解制度更具系统化;完善程序性规定,落实自愿原则和处分权原则,使法院调解真正发挥作用,成为维护权利人的武器,而不是侵害权利人权利,放纵侵权人侵权行为的不良制度。现就我国现在法院调解的优势及存在不足做简单分析,以寻求法院调解制度的完善,最终实现民事调解与审判的良性互动,创建新时期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法治文明。 

  一、我国法院调解的概念和优势

  我国确立的的法院诉讼调解制度具有诉讼与调解的双重属性。其中的审判权行使属性是它与诉讼外调解的根本区别。法院调解,即诉讼调解,是指在人民法院审判人员的主持下,双方当事人就民事权益争议自愿、平等地进行协商,达成协议,解决纠纷的诉讼活动和结案方式。其存在的优势在于:

  第一、调解能够让双方当事人互谅互让,有利于矛盾的彻底解决,有利于双方日后执行。调解强调当事人的积极参与,通过当事人自愿协商而不是法官依法裁判来解决纠纷,整个诉讼过程当事人都非常清楚,容易理解和接受。大大降低和弱化了当事人之间的对抗性,有利于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第二、调解更符合诉讼效益的要求。调解具有简便、高效、经济的特点,调解方式灵活,能减轻当事人的诉讼负担,也能节约司法资源。

  第三、调解结案更符合实质的个案公平要求。只有当事人自己最清楚纠纷的真相和他的利益所在,所以他们自愿选择的处理结果应当说是最符合他们的利益需求的,也最接近当事人追求的实体公正。如:因原告举证不能致使不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在调解中就可平衡当事人的利益,一、最终化解矛盾。因此,也有利于当事人的自觉履行。

  二、我国现行法院调解制度的弊端

  随着社会发展和人们诉讼观念的变革,民事诉讼法对于法院调解制度的规定和诠释相对滞后,尽管最高人民法院针对法院调解制度做了一些改革,但现行法院调解规定中仍有一些不合理的规定和做法。归纳起来其弊端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以调解程序代替审判程序从客观上纵容某些审判人员违反程序法办案,使法定的程序形同虚设,从根本上损害了实体正义。

  调解程序与审判程序是两种性质不同的程序。一方面,调解程序比较简单,可就地进行,也可以用简便方式通知当事人、证人到庭,在事实清楚的基础上,只要当事人自愿、调解协议合法,法律上并无别的程序要求。另一方面,我国诉讼调解的案件范围很宽,且规定调解不得上诉,这无疑为法官规避严格、具体的审判程序提供了极大的方便。调解本身所具有的这些特点能给法官带来回避作出困难的判断、风险较小等益处。出于对自身利益关系的考虑,多数法官倾向于选择快速、省力、风险小的调解,而回避费时、费力、风险大的判决。一些本应该适用审判程序结案的案件被代之以调解程序结案,使得严格遵循程序规则进行操作的状态发生了变异,最终损害实体正义。甚至有些法官在当事人不愿意解时,以各种方法强迫当事人进入调解程序,以各种理由刁难当事人,还有为了提高法官自己的调解率,违反法定程序办案,引诱当事人撤诉等,如果当事人坚决不配合法官,就会在得罪法官,后果可想而知。如果一审这样做,当事人有望通过上诉主张权利。但遗憾的是,二审法院也经常这样办,这样做不仅严重地侵蚀了当事人的各项诉讼权利,而且从根本上损害了实体正义。

  第二、法官调审双重身份对于调解制度的不利。

  我国将调解与审判置于同一个诉讼过程中进行,特别是由同一法官来操作整个程序,就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法官在“调解者”和“审判者”两个不同的身份之间的越位、混淆甚至合二为一的现象,使自愿原则难以实现。作为调解者,法官只能帮助双方当事人澄清争议事实,进行说服教育,以软化彼此的对立情绪,消解双方的分歧,引导双方就解决争议的方案进行协商或向双方提示解决争议的方案,促使、帮助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另一方面,法官又是诉讼的指挥者和案件的裁判者。他在与当事人形成的民事诉讼法律关系中居于主导地位。由于法官的这种双重身份,在当事人心中会形成很大压力,不知道若自己不听取法官调解的建议会不会影响案件判决的公正性,这样当事人在对待调解方案的问题上,就会有诸如此类的非自愿的顾虑,并有可能影响其他自主决定。更为严重的是,由于审判员主持调解的过程中,已形成“先入之见”,如果有一方当事人不接受调解结果,他可能主观地认为事实已经清楚,没有继续审理的必要,从而径行判决,以调解代替审判,或者可能会在审判过程中走过场,不认真审查、判断证据,在实际上以先前的调解方案当作判决内容。来自调解员的这种潜在的和实际的压力,对当事人充分自主地参与调解过程是相当有害的,自愿原则因而不可能得到实现。因此,调解人员的双重身份,不仅是法院调解所有问题的根源,同时也是调解本身一系列深层次矛盾得以爆发的导火线。 

  第三、以“和稀泥”代替“查明事实真相”,对法治建设形成长远的、深层的危害。

  法院调解只适用于那些权利义务明确,基本事实清楚的案件,民事诉讼法也规定调解应在事实清楚的情况下进行。由于调解方式自身的局限性,决定了它不具备查明事实的功能,应当说,真正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只是当事人因固执己见而诉诸法院的案件,为数不多;而法院大量使用调解方式结案的事实,又给人们造成了相反的印象。实际情况是,有大量的民事案件,是在法院未查明事实真相的情况下,强行调解结案的。基本做法就是和稀泥,搞折衷;通过向双方当事人“做工作”,“讲道理” 化解纠纷,因而调解结果不是“解决”纠纷。而实际上是只要纠纷不存在,调解就达到了目的,不管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是否明白了。这样做,表面看起来似乎是大量纠纷经由调解这种双方自愿、自主的方式解决了,实际上既对当事人实体权利的保护和对侵权行为的制裁不利,又对当事人的诉讼权利的行使无益;更严重的是,最终损害了当事人对法院的信任,从而对法治建设形成长远的、深层的危害。有些当事人,对调解委员会的调解不满才诉诸法院,相信法院会公正地解决问题,没想到法院调解还是老一套,与民间调解没有什么差别,因此认定为法院就那么回事,产生或加深了厌讼的想法。如果相当数量的公民有了这样的经历,产生了这样的想法,那对整个社会的稳定是极为不利的。因为如果社会缺乏能够有效保护自己权益的机制,公民往往只能实行“自力救济”,从而产生极端的暴力和犯罪的后果。

  第四、近年来,法院调解率成为考核法官能力的重要依据,使法官违背当事人意愿强行调解的重要原因。

  近年来,有些法官的调解率竟然为100%,也就是这位法官的案件全部以调解结案,并以此受到有关领导的嘉奖,这从一方面也说明了法官调解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法官强行调解的现象,正因为此有些法官非常排斥律师参与案件,法官调解案件往往以执行难、打官司麻烦、判决结果肯定不会有利于己方为由,以恐吓的方式使权利人退缩,放弃合法的权利,以损害权利人的合法权益,纵容侵权人。

  因此,我们必须对法院调解制度加以完善,否则,本来主要是为方便当事人自愿解决纠纷而设的一项制度就会转而异化为法院为方便自己而滥用的不良制度,就会成为损害权利人的权利,纵容侵权人违法行为的一项不良制度。从而违背立法者的初衷,不利于我国的法制建设。

上篇:

下篇:

来源() 作者() 阅读()
标签
相关内容
    110-130110-130110-130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甘肃律师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4-2017 www.gs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宏点网络

    甘肃律师网业务信箱:gansulvshi2015@163.com 联系电话:8960292,8960720,8960587,8960727,8960693 传真:0931-8960292 陇ICP备06002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