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 http://weibo.com/u/6008678367/home?wvr=5
  • 链接
  • 100-100

这里写上图片的说明文字(前台显示)

网上投稿
人文荟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律师文化 > 人文荟萃

【张卫东 甘肃竭诚律师事务所】酒泉律界钩沉

  尚伦生按:卫东律师在今年12月刑委会召开年会及刑事诉讼法培训期间,提前一天来到兰州,帮助刑委会秘书处筹备会务。期间,卫东律师曾与我谈及他写了一篇关于酒泉律师发展历史、回忆一些老律师的文章,准备在《酒泉律师》杂志刊发。会后,卫东律师将文章发给我,我认真拜读。这是一篇具有律师行业地方史料价值的文章,基本上反映了作者经历、了解的酒泉律师业早期发展的情况。在中国律师制度诞生百年之际,卫东律师写的这些文字,具有积极意义。文中对数位老律师、老领导的记述,可以说就是一个简版传记。   

  卫东律师是一个极为敬业且有成绩的律师。他曾经成功地办理许多刑事案件,其中张威同挪用公款一案,卫东律师提出张威同的行为不构成挪用公款,二审法院依法宣告张威同无罪。该案被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参考》收录,案件编号为第502号。   

  酒泉市位于甘肃省西北部河西走廊西端的阿尔金山、祁连山与马鬃山(北山)之间。甘肃省名“肃”字由来地。酒泉又名金泉,有记载曰城下有泉,其水若酒,因而得名酒泉。

  元狩二年(前121年),汉武帝派遣骠骑将军霍去病两次出击河西,大败匈奴后在河西走廊“列四郡据两关”(酒泉、武威、张掖、敦煌、阳关、玉门关),修长城,设亭障,移民屯田,发展农耕,开通丝路。

  肃州当时不叫酒泉县而称“禄福县”,为郡的驻地。直到西晋惠帝元康五年(295年),改禄福为“福禄”。唐高祖武德七年(624年)始置酒泉县,肃州的名称开始应用。诗人李白翻阅《肃州县志》,产生了他的系列诗篇《月下独酌》之九:“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这首诗,使酒泉更多地为人所知。

  本文所指酒泉律师专指笔者曾经工作过的原酒泉县法律顾问处(该处先后更名为酒泉市律师事务所、酒泉长治律师事务所)的诸位先贤尊长。因该法律顾问处亲历了律师制度在原酒泉县(现肃州区)乃至酒泉地区恢复筹建、起步发展的重要历史阶段,从1979年至1988年,该处律师独力承担着酒泉县及全区各地及嘉峪关、矿区等地律师业务的拓展。到1988年初,才有了原酒泉地区司法处新办的原酒泉地区律师事务所共同开始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

  笔者从一个懵懂无知的轻狂青年误打误撞于1985年踏入律师行业,在1988年10月侥幸通过全国律师资格统考执业,迄今24年。期间几多风雨,跌跌撞撞,暮然回首,已是两鬓染霜的奔五中年。偶尔驻足检点卑微人生历程,虽经历者众,然刻骨铭心记忆者稀,非是健忘,,实情难堪也!唯参加工作之初受这些先贤尊长的亲炙教诲,内心忆及隐隐然存有师生之谊、父子之情。他们中的许多人虽已陆续作古,但每每追思,他们在办公室内的音容笑貌,他们在法庭上的飞扬神采,他们遗留在案卷中的清晰笔墨,不时浮现眼前,恍若隔日,历久弥新。

  这种对先贤尊长难以忘怀的情结使我近几年来一直萦绕郁结于心,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有伟人曾言,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作为一名对这些老律师们为国家和地方法制建设作出卓越贡献的亲历者和见证者,我无法忍受和宽恕自己淡忘这段历史,淡忘这些历经磨难痴心不改的师长。现幸蒙酒泉市律师协会副会长田顺舟先生屡次约稿鞭策,才有本文的胎动娩出。今借《酒泉律师》一角,直抒胸臆,示拙与诸位方家,既为了却一桩难泯的纪念心愿,也算是日后在未知世界与他们相逢的见面之礼,更寄望与后来者,薪火相传,念先贤之恩德,创后世之辉煌!

  原酒泉县律师队伍组建时间在国家律师制度恢复不久。据笔者查阅原酒泉县法律顾问处文书档案,该处于1979年2月开始筹建。由张俊才律师负责筹建工作。笔者1985年招工进入原酒泉县法律顾问处做内勤工作(主要工作内容就是装订管理文书档案、代书咨询、掌管印鉴、填写委托文书、清扫各办公室卫生、为老律师打开水、刷痰盂、到法院送取开庭通知判决书和辩护词代理词等)。当时在法律顾问处工作的专职律师有:张俊才、张 玙、顾文斌、寇崇儒、主任律师包力人、后任主任程志清。还有两名律师工作者康 毅(1988年调入酒泉县法院后任庭长)、张丽娟(1987年甘肃政法学院成人大专班进修毕业留兰工作)。此前还有高正贤同志(后调任县公证处主任)、田恩邦同志(后调任县公证处公证员)、薛长庚同志(后调任县司法局办公室主任)先后在该处从事过专职律师工作。另有在八十年代末期李洪魁同志从敦煌司法局调入、张诚铭同志从河南法院调入从事律师工作(现为专职法援律师)。同时,和笔者一同招工进入该处担任打字员会计的黄雄姿同志也在2000年年初结束专职律师服务工作调入人社局。

  兼职律师有张兴昌(酒泉地区司法处律师科科长)、刘连荣(酒泉地区司法处人民调解科科长、后为酒泉地区律师事务所第一任主任)、冯世伟(原酒泉市农业银行副行长)、陈炜(女,酒泉地区妇联主任、后任行署副专员、省乡镇企业局局长)、石建秀(地区妇联科长)、李凤英(原酒泉县妇联干部)、杨世奇(酒泉地区汽修厂企业干部、1988年和笔者共同通过律考调入该处担任专职律师)、岳豪(酒泉地区党校教师)、魏忠孝(原酒泉县司法局干部)、胡慧荣(酒泉地区建安公司干部)、岳秀峰(地区医药公司干部)。

  酒泉县法律顾问处创建之初,全体律师基本都是曾在政法战线工作战斗多年的老同志。他们中的许多人从五十年代开始,就是公检法系统的骨干。但在1957年反右运动开始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成为在劫难逃的老运动员,先后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甚至被捕入狱,可谓虽九死而一生!经历之坎坷跌宕,令人扼腕唏嘘。改革开放后,他们陆续被落实政策、平反昭雪。由于重新恢复工作时年纪偏大,这一批老同志基本都被安置在各地恢复筹建的法律顾问处内从事律师工作。

  这些老同志获得重新工作的机会后,无怨无悔,痴心不改,为律师制度建设倾注了人生最后的全部精力。“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可以说是他们工作状态的真实写照。

  下面拙文依次将记忆中这些尊长的点滴敬列如下,以飨读者。文中不免有记忆疏漏谬误之处,只能留待今后有条件时勘误完善了。期望各位先贤师长在天之灵能原宥笔者。 



(一)张俊才律师 



  张俊才律师,甘肃平凉人氏。人如其名,“俊、才”集于一身,当之无愧。笔者在1987年参与律师首次专业职务评聘工作时,作为文字誊写人员,曾有幸得见张俊才律师的已经泛黄但异常醒目的毕业证书。毕业证照片上,张俊才律师头顶学士帽,面目俊朗清秀,气宇轩昂,玉树临风,意气风发。毕业证落款上,依稀记得名誉校长是蒋介石先生。毕业证就一张厚铜版纸,蓝边白底,黑墨填写,猩红校印,阔气非凡。

  老先生于1948年毕业于国民党西北政法大学(现西北政法学院),获法学学士学位,是正宗的科班出身。解放前在国民党伪法院担任法官。解放后,在酒泉县人民法院担任审判员。1957年反右,老先生首当其冲,被打成右派,押回平凉原籍监督改造。后又以反革命罪被捕判刑。1978年年中平反在酒泉县司法局重新工作。次年2月,奉命筹建县法律顾问处。笔者到法律顾问处工作时,张俊才律师因身体原因已不能每天按时坚持坐班。有一次,到他的宿舍送开庭通知,老先生情绪不错,寒暄几句,给我讲述了一段当年轶事。五十年代初,他担任法院法官,审理一起镇反运动中的反革命案时,在公判大会上,一名当地恶霸反革命罪犯被押上公判会场,他宣布完死刑判决,然后将一支朱笔画叉写有罪犯姓名的生死牌掷在跪在地上的罪犯面前,一脚把摆放在身前的矮桌踢翻,高声喝道:验明正身,立即枪决!随即负责押解的解放军战士将生死牌插入罪犯脖后,拖出场外,就地枪决。枪声响处,会场内群众欢声雷动,革命口号响彻云霄。老先生给我讲完这段故事,面色潮红,停顿了半晌始恢复平静。现在想来,老先生定是为往昔的峥嵘岁月所感吧。

  历史有时就是充满了戏剧性的变化。当年曾镇压反革命的法官,后期又因反革命罪锒铛入狱,真是造化弄人啊。

  也正因了老先生的坎坷经历,张俊才律师在从事律师工作后,其敬业认真,据理力争,敢辩善辩,在酒嘉地区乃至周边名动一时。记得有一次,在南大街司法局大礼堂公开审理郑某某等被告共同故意伤害致死案时,一位外地律师为减轻委托人的责任,辩称:被告XXX在现场曾大声叫嚷:“放!”,这个放就是让被告郑某某放下手中的土块,因此,被告XXX有在现场劝阻被告郑某某实施打人行为的情节,属犯罪中止,不应成为第一被告。紧接着,张俊才律师在辩论发言中激情昂扬的指出:“放!”,是酒泉当地社会小青年模仿兰州下乡知识青年的黑话,意思就是“打!”,而不是放下。被告XXX的“放!”,恰恰就是他指挥其他被告对被害人进行伤害行为的证据……。张俊才律师的这段精彩辩护词尚未完全说完,即被现场旁听群众的热烈掌声打断。笔者当时还是高中学生,随同邻家大哥旁听了此次庭审,现场气氛记忆犹新。后来,笔者到法律顾问处工作整理案卷时,还专门找出了这个案件。判决结果是被告郑某某系从犯,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被害人有重大过错)。

  八十年代末期至九十年代初期,老先生定居平凉老家,靠外甥女和侄子照顾生活,后听说在孤寂中病故。酒泉县司法局曾派专人赴其原籍吊唁抚慰。一代精英,就此陨落。

 

(二)张 玙律师 



  张玙老先生铮铮傲骨,才华横溢,一生嫉恶如仇,爱憎分明。其个人经历颇富传奇色彩。笔者受其教诲最多,也是笔者敬仰至今的老师。

  张玙律师祖籍甘肃临洮,其家族为当地望族。老先生接受了旧社会完整的系统教育。先后在临洮南街小学、临洮中学读书。1946年8月至1949年8月在兰州大学中文系学习,毕业前夕,因不满当时国民党黑暗统治,在彭德怀元帅统军西进时,深夜潜出兰州城,投笔从戎,在中国人解放军九师政治部参加革命,担任宣传干事。退休时,老先生离职休养。律师享受离休待遇,这在当时全甘肃省乃至全国都是不多见的。老先生有次邀笔者到家中品尝师母特意烹制的家乡浆水面时曾诙谐的对笔者言及自己当年参军的动机时说,之所以当年和几位同学逃出兰州原因有二,一是当局多次逼迫在校大学生加入国民党组织,不胜其烦;而是和管理老师交恶,多次顶撞,积怨已深,怕老师报复,干脆一走了之。说完这些,老人家就-像一个顽皮的孩童做了个开心的游戏一样,手舞足蹈,开怀大笑!其真性情可见一斑。

  张玙律师参加工作后先后在中国人解放军九师政治部、酒泉军管会、酒泉干校、甘肃日报社、新酒泉日报社工作和学习。1955年肃反被捕,后下放至张掖干部文化学校监督改造。1957年反右运动中被判刑。1962年释放后在本地农村务农。1978年12月平反后又在酒泉市科委和公证处工作。1980年到法律顾问处开始律师执业。

  张老文化底蕴深厚,文字素养绝佳。命运多舛造就了他刚直不阿,宁折不弯的刚强个性。张老在整个八十年代包括其离休之后继续向社会奉献余热期间,在酒嘉及周边地区堪称一代名辩。记得一起八十年代初严打期间在某地发生的一起侮辱刑案,案情大致是被害人某女与被告恋爱期间,未婚先孕,女方家长责难某女后导致某女羞愤跳楼身亡。被告以强奸罪、被告父母以包庇罪被拘捕。这在社会风气相对闭塞的当时当地确属惊天动地。此案在当地不公开审理。但当地关心此案的群众在开庭时在法庭外围得是水泄不通。张玙律师首先指出控方对本案定性不准,婚恋男女在恋爱期间自愿发生关系并导致女方怀孕虽然有悖社会主义婚姻道德,但不能对被告以犯罪论处。随后,张玙律师在长达十八页的辩护词中从法律、人情、社会等诸方面论证了被告不构成强奸罪的理由。该案一审仍然以强奸罪判处被告有期徒刑八年,被告父母也以包庇罪获刑。后,张老协助被告上诉,二审发还,最终本案以侮辱罪对被告判处有期徒刑有期徒刑二年,缓期二年。被告父母无罪开释。笔者昔年装订这本案卷时,整个辩护卷中,三十余页的手抄阅卷笔录,清晰工整,特征鲜明的“张氏行草”跃然纸上。十八页的辩护词底稿上圈圈点点,多处改动。最后,一份手抄体辩护词正式文稿整整齐齐。看这样的案卷,无论是视觉还是精神都会让人涌动起一种震撼。现在想来,一位年逾花甲(时年张老61岁,他64岁时离休)且身患糖尿病、高血压等疾病的老人,为了自己肩负的神圣使命,为了维护被告的合法权益,更为了法律的尊严,是如何的殚精竭虑和勤勉敬业啊!张老曾对笔者提及此案办案点滴。严打期间时间紧阅卷量大,他是连续三天在异地连轴工作,两夜未眠一气呵成的辩护词主文,后又经悉心修改才形成了向法庭提交的辩护意见。

  而这样一件大案,归档的法律顾问处《律师业务收费专用发票》上显示的辩护费是人民币15元,收取的差旅费是30元。

  张老在离休后办理一起离婚案代理女方原告出庭,当时张老已经是65岁高龄。我前往张老家中送出庭通知时,老爷子拿出他已经撰写好的长达24页的代理词让我“指教”,我认真地阅看完之后(整个代理词分三个部分从原告遭遇的不幸、被告过错行为的谴责、财产分割的法律适用等层次分明,跌宕起伏,字里行间充满了对当事人深深地人文关怀),有点淡然地说:老爷子,这么个小案子,你不至于费这个神写这么长的代理词啊,划不来!我清楚的记得,老爷子此前慈祥的面容一下子黑了下来。严肃的对我说,小张娃(张老一向这样唤我)人家当事人掏钱请我们,就把全部的希望寄托给了我们,我们如果图省事,偷懒,怎么对得起人家辛辛苦苦交给咱们的那几十元钱?怎么对得起人家对我们的信任和期望。小张娃啊,你以后当了律师,千万不敢偷懒啊(此后两年,笔者开始独立执业后,张老当面“训责”的场景时时浮现在眼前,每当我倦怠时,这个场景就会鞭策我、提振我,催我奋进,伴我前行)!

  张老离休后,继续为社会发挥余热。他是民主党派人士,政协委员。一直到他病危前仍然坚持参加政协组织的各种参政议事活动。

  张老为人端方但又不失风趣,他曾在邀请我们年轻同志到他家聚餐回忆往事时谈起当年轶事,风趣地说:“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咱小丈夫一日不可无钱啊。当年劳改释放后在乡里放羊穷的叮当响,给农民代写一份家信,人家拌个土豆条,给两杯烧酒喝上真是一件很享受的事哩”。

  张老先生一生磨难,也连累家人随他经常生活在各种提心吊胆的运动岁月之中。幸得师母罗氏忠贞不渝不离不弃。但其独子受牵连失去深造机会一直是一位一线体力工人(2003年,他因债务纠纷求助于我,我将对方诉诸法院,后帮其讨回全部欠款,这是后话)。

  张玙律师九十年代中期因病去世,享年75岁。我受司法局委托为老先生撰写悼词并主持了追悼会。

  敬爱的老师,您在另一个世界过的还好吧? 



(三)顾文斌律师 



  顾文斌律师是江苏武进县人。1949年10月至1956年8月在武进县公安局漕桥分局从事警察工作。1956年9月至1958年8月在司法部上海法律学校脱产学习。此后,因家庭出身等原因,举家被下放到大西北原酒泉县泉湖公社务农。后在公社内从事文书工作。1981年,政法干部归队时,落实政策来到酒泉县法律顾问处担任专职律师。

  顾文斌律师虽未蒙受牢狱之灾,但其一生受政治大环境和家庭出身影响,备受歧视。一个生长于江南鱼米之乡的公安干警,一夜之间,拖家携口,数千里奔波,被发配至甘肃酒泉农村接受监督改造近20年,我无法探知一向谨小慎微的顾老内心作何感想,但对这段不堪回首的过往,我想有下面这件小事或可作为注脚。记得是1987年首次律师职务评聘民主讨论时,因面对个别人的质疑,顾老极力辩白,情绪很激烈的说道,没有党的解放思想落实政策,就没有我顾文斌的今天,是共产党给了我和家庭第二次重生,我内心无比感谢共产党,我只有拼命工作才能报答党的大恩。说我在工作中有其他不好的想法,我绝对不能接受。说到动情处,顾老声泪俱下,难以自己。

  顾老律师是一位在法律顾问处新发展的一名老党员,也是当时法律顾问处最为勤勉的一位老同志。这组数据也许具有一定的说明力:1985 - -1987年三年间:担任法律顾问12家、按省厅标准折算办理各类刑辩及民商案件326件、办案收费18080元,办案和收费分别超额达48%和230%。

  顾老律师除大量办理刑事辩护这项传统律师业务外,尤擅民商案件代理。再加上他是南方人,酒泉地区当时和外地发达地区发生纠纷打官司的民商代理几乎让顾老全“包”了。顾老也因此常年奔波在外。也亏了老先生身体硬朗(顾老是目前在法律顾问处工作过的师长中硕果仅存的健在者,去年夏季,老先生83岁了还打电话和笔者互致问候),在那样超负荷工作的状态下,马不停蹄的往返天南海北,从来没见他请过病假或住院治疗过。

  顾老一个人办理的律师业务几占法律顾问处全部工作量的四成。笔者整理案卷归档过程中,常常为顾老律师一丝不苟、勤勉敬业的的精神所感染。每一本案卷都是有条不紊,材料齐全,外地法院寄送出庭通知和判决的信封都粘贴的整整齐齐。顾老的阅卷笔录和辩护代理词就像小学生一样工工整整,干干净净,一如他的为人。

  还曾记得在笔者刚工作不久,当时顾老下放接受监督的泉湖乡来了一位当事人找他帮忙。恰遇顾老外出,坐落间,这位农村老乡说起往事,对我们充满自豪的说:想不到啊想不到,老顾当年在我们乡尼(里)背滴个草筐筐满大该(街)拾牛粪叠尼(的呢),现在成了大律师了啊!

  顾老先生,望您更加健康长寿! 



(四)寇崇儒律师 




  寇崇儒律师,甘肃省高台县人氏。自幼在高台县黑泉小学和酒泉师范读书。1948年至1949年在高台县下堡小学教书。解放后,先后在高台县四区、西安西北人民革命大学法律系、酒泉地区检察分院、酒泉县检察院学习和工作,分别担任文教助理员和检察员等职。1960年,干部下放,寇老又到酒泉县西峰林场、果园乡工作。1966年,干部队伍精简,寇老全家被就地安置在酒泉县果园公社务农为生。一直到1981年年底落实政策,重新分配至酒泉县法律顾问处从事专职律师工作。

  寇老为人谦和淡定,所谓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正是他老人家的写照。寇律师在办案中从不拖泥带水,辩护词代理词言简意赅,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庭审中,寇老这种直捣黄龙的犀利风格往往令对手措手不及,应对乏力。当时两级法院对寇律师赞誉有加,赞赏其辩护观点明确,文字凝练,从不纠缠细节。

  笔者记忆最深的是有一次寇老代理一起在本地有较大影响的原告某承包商状告被告某国有公司发包方的门店承包股权确认纠纷案件。当时股权概念在人们心中还非常陌生。这起案件由酒泉地区中院在酒泉县西大街县政府礼堂公开审理。开庭前,寇律师进行了精心的准备,笔者还陪同他老人家多次调查取证。开庭时,县政府影剧院大礼堂内人头攒动,寇律师发表代理意见时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从一句:“将本求利,乃商者天性”开篇,娓娓道来,详细讲述了原告在承包期间不断加大投入使承包门店固定资产逐步增值的案件事实,并对被告书面确认资产增值同意原告资产折算股权后又反悔单方擅自解除承包合同的违约行为进行了有力地辩驳。当时,这篇代理词整篇约5500字,是笔者整理业务档案时,所见寇律师全部业务中着墨最多的一篇。由于该案牵涉争议标的姓“公”还是姓“私”等当时极为敏感的话题,此案经三级四审(省高院又再审),最终以被告赔偿原告大部分经济损失结案。

  寇老生活中宽厚仁义,人情练达,在整个县司法局人缘极佳。而且为人慷慨豪爽且不拘小节。他的儿子从事个体建筑,经济条件不错,寇老经常在冬天休息日邀请我们众多同志到乡下他儿子的住处,宰羊杀鸡,摆桌饮宴。酒席场中,兴致高处,寇老捋袖子露胳膊和我们年轻人“十三太保”、轮流过庄,意兴湍飞。

  寇老留给我的一句忠告是,每临大事有静气,以不变应万变。可能老人家当时就看出笔者鸡毛猴性难成大事的隐忧吧。

  寇老爷子走的也非常突然。一天中午,伯母前日到乡下看望孙子未归,老爷子吃了半碗昨晚的剩菜,不曾想引发急性胃穿孔,送医院未等救治,就已驾鹤西去。就这样平静的走了,没留下一句话,不惊扰任何人。 



(五)包力人主任律师 



  笔者之所以把与自己情同父子的包主任列在文章的后半部分,非是不敬,实乃本文主旨是客观介绍发生在酒泉县法律顾问处这个单位的点点滴滴,不是单纯的私人感情回忆。故文章人物的出场是按照他们进入法律顾问处的时间顺序排列。包主任是1983年底经组织调任法律顾问处主任(正科级)的,所以他老人家的出场也就在现在了。

  包力人老先生和前述几位老同志不同的是,包主任是天水武山人氏,自打解放后参加工作就一直在专政机关工作。老爷子先后在甘肃省劳改局、张掖专区劳改局、酒泉行政公署劳改局、酒泉县革委会工作组、酒泉县工商局、酒泉县公安局工作,来法律顾问处之前任职酒泉县公安局副局长。因此,历经历次政审和各种运动,老爷子都没有被排除在体制之外,可谓根红苗正,政历清白。

  老爷子七十年代初巡回在酒泉县各公社搞路线教育工作,彼时在人民银行临水公社营业所工作的家严因此与包主任相识并互有往来,两家人算是故交。更为巧合的是,笔者昔年高考落榜复读时在酒泉中学文科班又与包主任的儿子同班,我二人情同手足。笔者招工后第一天上班报道,见面后才知道领导是“包叔叔”。因了这层关系,老爷子对我一直青眼有加,视同己出。包括笔者1987年因自觉怀才不遇,曾上演过中途自行卷铺盖离职到某企业担任办公室主任,后感前景不妙半个月后又灰溜溜跑回法律顾问处上班的闹剧。老爷子得知这一消息后,两次到笔者家中和家严商讨,又苦口婆心的劝说笔者放宽眼界,切莫自误。在笔者回单位后,又一力担当,在局领导面前周旋美言,总算是平息了这件事情的负面影响。现在想想,假如当初没有他老人家的爱护和宽容,笔者现在飘泊何处,焉能预料啊。

  包主任他们这一代共产党人,心中始终充满了对党的忠诚,心无二致。到法律顾问处后,老爷子除不断加强律师业务学习外,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抓队伍建设和对律师业务的拓展方面。酒泉县法律顾问处在那个时代为多家企事业单位包括一部分政府机关和公民个人担任法律顾问且业务开展量居全省前茅并获表彰全赖包主任推进之力。当时许多律师对这项新业务的开展都持排斥态度,认为给企业和个体户当参谋是“不务正业”。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包主任力排众议,坚持发展和推进法律顾问业务不动摇,并利用自己多年在政界积攒的人脉,四处游说甚至是“化缘”,最终使大家统一认识,积极参与。在1987年,常年法律顾问单位达到了35家,律师人均担任法律顾问数量雄踞全省前列。

  记得那是1987年的冬季,包主任带我到法律顾问单位——官庄子国营农垦甘沟硫磺矿回访。该矿的张矿长和高矿长热情接待,工作议程结束后,矿领导设宴款待,规格极高。笔者生平第一次吃大虾就在那次宴会上。席间,热情似火、豪迈奔放农垦人频频劝酒,包老爷子不善饮,笔者不自量力,主动请缨拼酒,其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当夜在矿招待所吐得昏天黑地,摘心挖肺,丑态尽显。包主任彻夜未眠,给我端茶倒水,清理秽物(行文至此,尚觉汗颜无地自容)。

  包主任任内为法律顾问处全体律师所做的另外一件大事就是圆满完成了首次律师专业职务评定。从1987年下半年到次年年初,包主任带着我跑人事局、跑组织部、跑司法处,和县司法局领导多次协调沟通,整理和填写堆积如山的评聘申请材料和各种表格。组织和参加多次评审会议,并在评审会上向上级领导据理力争。最终,参加评审的全体律师均被授予相应专业技术职称,顺利受聘,都获得了专业工资套改升级的待遇。

  包主任一生清廉,作风正派,作为单位内勤,笔者与他朝夕相处,对从他身上折射出来的老共产党员对事业忠诚、对自己要求严格的高尚品质感同身受。

  笔者初入律师行业,得蒙老爷子颇多恩惠,若无当年力挽之功,若无当年力排众议极力推荐我参加政法学院、司法部涉外法律班进修,焉有我今日的微小成就。

  老爷子1992年退休后赋闲在家,含饴弄孙。2011年因病辞世。临走前,儿女家人环伺在侧,后事办得很是风光。 



(六)杨世奇律师 




  杨律师是四川乐山人氏,与郭沫若同乡。这个生长在乐山大佛脚下的小个子四川人在酒泉律师界曾经创造的辉煌在他离开后一个时期内都无人比肩超越。

  杨律师的个人命运与前面几位备受磨难的老先生颇为相近,其苦难程度或有超越。

  杨律师在新中国成立后接受教育,先后在家乡完成小学和中学学业,后考入某地质学校学习。他的家族在当地乃至整个四川都是声名显赫。国民政府统治期间,参议长、当代大教育家张伯苓老先生、四川王刘湘与杨律师的母亲张氏娘家渊源极深。杨律师的父亲毕业于上海辅仁大学,后承父业在家乡兴办实业。解放后,杨律师家族的多位亲属都被政府严肃处理。因为出身不好,受血统论的影响,杨律师也是年纪较小的老运动员,每次运动挨整都未缺席。更为残酷的是文革期间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押送定西起重机厂劳动改造。1975年提前释放遣送至酒泉地区汽修厂当修理工。据杨律师个人档案记载,提前释放时,监狱向其发还扣押物品,计有:人民币3元7角、甘肃省地方粮票6斤、布票七尺。

  1980年,杨律师平反后,恢复干部身份,在汽修厂企业管理科工作。在这期间,杨律师参加电大法律专业学习,获法律大专学历。1987年底成为法律顾问处兼职律师。1988年,和笔者共同参加全国律师职业资格统考合格,于1989年9月调入酒泉县法律顾问处担任专职律师。因此,杨律师又算是笔者的同门师兄。

  杨律师少小磨难,青年坐牢,中年脱困。担任专职律师后更是把满腔的的热情投入到了他挚爱的律师事业之中,这种挚爱,达到了狂热的境地。他的勤奋,他的敬业,他的孜孜不倦,超越了顾问处的前述师长,更远甚笔者十倍。实属笔者仅见。杨律师和笔者当年曾多次在敦煌、玉门、瓜州、嘉峪关等地联手办案。在下榻的招待所,每每都是笔者早已酣然入睡,但东方破晓时,常可见杨律师还在房间的镜前灯下奋笔疾书,房间内烟雾缭绕,就像迷蒙的锅炉房。动情处,一个人手叼烟卷,在房间内踱来踱去,自言自语,手舞足蹈,外人乍一看,绝对会认为此人是“精神病”。

  早在八十年代末,杨律师就在刑事辩护中引入了“揭露式辩护”的思维和方法。例如,当时轰动本地的某某某因情所困杀妻灭子案,众人皆曰当杀快杀。被告亲属找到杨律师委托辩护。在舆论导向完全倾斜的情况下,担任这起案件的辩护人压力可想而知。尽管如此,杨律师本着一名律师的职业操守接受了委托。庭前详细阅看了案卷,并带笔者多次到看守所会见被告人。夜晚加班加点制作辩护词更是常事。此案庭审在影剧院大礼堂举行。礼堂外围开庭前早已竖起警戒线,维持秩序的公安、武警列队肃立。凭旁听证参加庭审的各界群众把近千人的礼堂挤得满满当当。被告被押上法庭后,随着案件证据的不断展示,旁听席上惊叹声、责骂声、惋惜声不时响起,审判长也多次要求肃静。轮到杨律师辩护发言时,法庭上情绪激动的旁听群众已经表现出了明显的躁动和不满。杨律师很镇定的以向被害人亲属表示同情对被害人遇难深表痛惜开场,然后将本案查证的案件事实全部连缀在一起,先从人性的角度出发慢慢的向人们勾勒出了一个昔日曾是模范丈夫、单位先进的被告人如何为婚外情困扰并不能自拔最终戕害妻、子,酿成惨绝人寰的血案,进而向法庭指出,这样一个正常人缘何在案发当时瞬间起意杀人完成了从“人”到“魔”的嬗变,足见其精神被内心罪恶感羞耻感强烈刺激形成畸变,支配其产生犯罪故意的亦非简单的正常思维,而是被扭曲后已完全变异的畸形思维,故请求法庭对被告进行司法精神病学鉴定。此语一出,当真是石破天惊。这种论调,在此前本地刑事案件审判中可说是闻所未闻。笔者作为此案辩护人书记员,亲眼目睹了案件庭审全程。连笔者都感觉这种观点过于荒谬。整个法庭包括旁听群众和法庭组成人员甚至是被告本人都在那一时间陷入了一种强烈的震惊,表情错愕。随之法庭上一片哗然,审判长连呼肃静。尽管如此,杨律师不为所动,提高声音接着从其他几个方面为被告完成了辩护。杨律师辩护发言结束时,大礼堂内却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安静。此案最终被告被执行死刑,在上诉审会见时,被告坦陈,自知罪行逆天必死无疑,但杨律师在法庭上情理法兼具的辩护发言向众人表达了他无法向外界言说的“心苦”,他走的也能稍觉安心了。

  杨律师在他执业的十年间,办理刑辩案件近300起,有数起被宣告无罪或“刀下留人”,经辩护,被法庭采纳辩护意见从轻判处者不胜枚举。他能有辉煌的刑辩生涯,也许是他个人惨痛的人生经历,使他对刑事被告更多了一份人性的关怀吧。

  同时,杨律师在民商事案件代理方面同样优秀和精彩,限于篇幅,不再例举。

  杨律师生活极为节俭。平时身上总揣着两种等级迥异的两种香烟,自己整天就抽个2元多的老红梅,见客和办事时给人则敬高档香烟。为朋友事出头,他更是不惜银钱,极为慷慨大方,更体现出他的侠义之风。

  1998年春,杨律师和嫂子匆忙赶回乐山原籍为94岁的老母亲奔丧守孝,连日劳累和长途奔波导致脑溢血突发住院。闻此消息,笔者和时任肃州区司法局长的杨森林同志到乐山人民医院探视手术后的杨律师。他鼻腔内插着呼吸机,人事不省。看着须发皆白、白纱绕头的师兄,笔者悲从心起,泪如泉涌。在笔者和杨局长返回酒泉筹措治疗费用期间,医院终是回天无力,杨世奇律师在家乡医院英年早逝,年仅52岁。

  杨律师的哥哥告诉笔者,按当地迷信的说法,或许是老母亲不忍远在异乡的小儿子再受人间之罪,把他带走了。

  杨律师走后,我接手师兄未竟的案件,全部圆满结案,也算是了结了师兄的牵挂吧。

  亲爱的师兄,思君心,君知否? 



(七)   程志清主任 



  程主任是一位很有德行的和宽厚仁义的长者。也是笔者的恩人。

  他是教师出身,后在酒泉地区司法处黑山湖监狱担任管教和部门领导。1993年调入酒泉市律师事务所接任主任一职。

  程主任刚被组织任命到律师事务所时,尚未获得律师资格。说实话,笔者当时内心是很有点不服气的。自以为经过国家律考,是真金白银的律师,让一个行政干部来管理我们律师心里很不舒服。那时候笔者春风得意轻狂的很呢,不知道天高地厚。所以一开始笔者对程主任颇多不敬。但他一直以一位仁者的雅量包容着笔者的无知与冒犯。

  他担任主任后,低调谦和,默默无闻的为全体律师做着服务工作。遇律师出差在外家有急事,他就像一位仁慈的家长,跑前跑后,张罗办理。在所内,他为大家安心办案排除一切干扰。为让律师在当时的国有体制下能增加收入,想方设法从财政争取优惠政策甚至不惜和上级领导红脸争执,让律师们能多拿到数倍于自己工资的奖金。而他自己从不染指和眼红律师的奖金。用他朴素的话说,就是律师工作风险大很辛苦,希望我们每个律师平平顺顺的挣个安稳钱。

  最令笔者感动的是,1995年,省司法厅最后一次经考核特批律师资格。论学历、资历程主任当之无愧,但他毫不犹豫的把这个机会给了所内另一位年轻同志,他说,我们年纪大了(当年程主任还正当年四十余岁),名额让给年轻人让他们往前奔吧。后来,这位年轻同志藉此也成了律师行业的出色同志。

  1996年,为拓宽案源,贴近群众,程主任又多方谋划,争取各方支持,在肃州区食品街繁华地段投资17万元为律师事务所购置门点一处,开设了酒泉地区第一家律师事务所派出机构。2001年,国办所脱钩转制时,这套门店作为安置条件,还为所内两位行政人员解决了后顾之忧。

  1999年,程主任调任肃州区司法局主任科员.把他苦心经营的这一摊子交给了笔者和其他同志。

  程主任无论在律师事务所还是其他岗位,都是与人为善,严以律己,宽以待人,为他人修桥铺路,不计个人得失。

  退休后,程主任和老伴儿为儿女们操持家务,照看孙辈,儿孙绕膝,尽享天伦,这也算是仁者的福报吧。

  因为仁义,所以他内心强大;因为宽容,所以他乐对人生! 



(八)闫廷刚局长 



  作为本文的最后一位记述者,笔者至今对闫局长抱有深深的敬畏和尊重。

  闫局长是老三届高中生,才情极高。为人端方豪爽,敢于担当,极其爱惜爱护下属,深得全局上下爱戴。1983年,闫局长从酒泉市公安局调任司法局副局长,法律顾问处是他分管的科室之一。

  笔者印象中的闫局长永远是不苟言笑的刻板领导。但他对律师的爱护特别是对我们年轻同志的提携与关心,往往是润物无声的实际行动,从来没有虚头巴脑的溢美之词。

  笔者招工进入法律顾问处时,就是闫局长在众多候选者中经政审面试最终敲定的。

  闫局长文字功底极其深厚,当时司法局许多重要文件都是他亲力亲为,从不假手他人。笔者因语文在年轻同志中稍擅胜场,颇得闫局长青眼有加。也幸蒙他呵护,笔者得以在同辈中较快“出线”。1989年春,笔者在司法部涉外法律班进修时,定期向局所领导汇报学习思想。闫局长接到来信后,繁忙的工作之余,总是亲笔长篇回复,勉励笔者认真学习,注意安全。满篇文字,娓娓道来,语重心长,充盈着一位长辈对后人的关切之情,全然没有在单位上班时的严肃和较真。现在,这三封回信笔者一直珍藏,字如其人,银钩铁划。

  闫局长文武全才。当年在公安部门追逃时,据知情老同志描述,他挺枪策马,冲锋在前,煞是威武。

  九十年代初期,闫局长受命组建新成立的酒泉市监察局并担任该局首任局长。笔者从此再也没有当面受教的机会了。只有春节拜年时,闫局长就像款待回家的儿女一样招待上门拜年的我们。席间,曾做过胃切除手术的老领导,高兴异常,毫不顾忌做过手术的身体,必要和我们年轻人九六十三个的痛饮尽兴。

  去年夏季,笔者同学的父亲、闫局长的故交从远道来访,笔者恭送伯父去酒店聚会,再次见到了尊敬的闫局长。退休后的他,须发皆白,只是身体已然发福,全无昔年工作时的消瘦之状。满面慈祥,无限和蔼。握着笔者的手嘘寒问暖,对故旧下属的关爱,一如当年。


后   记 



  拙文写到这里,就算是基本结束了。虽是深夜,但笔者如释重负,略感心安。还有过去曾和笔者朝夕相处患难与共的法律顾问处其他同志,如:康毅同志、张诚铭同志、黄雄姿同志、赵莉同志,还有司法局的郭素芳副局长、刘卫东主任等,他(她)们都给予了笔者无私的帮助和支持,每当想起他们,笔者内心都充满了感恩和温暖。但囿于拙文主旨,不再一一撰文记录。他们现在也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用忘我的工作向社会诠释着自己精彩的人生。

  对往事的回忆不仅仅是对过去点滴的堆砌,更是对自己内心的安顿。笔者在酒泉县法律顾问处的这段重要的人生经历也不仅仅是对自我的小结,更蕴含了亲历者对酒泉律师一路艰辛走来的回顾和见证。

  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是非。

  若拙文能为诸位方家和同仁带来些许阅读的愉悦和对往事的感怀,笔者幸甚,鞠躬谢过!


上篇:

下篇:

来源() 作者() 阅读()
标签
相关内容
    110-130110-130110-130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甘肃律师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4-2017 www.gs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宏点网络

    甘肃律师网业务信箱:gansulvshi2015@163.com 联系电话:8960292,8960720,8960587,8960727,8960693 传真:0931-8960292 陇ICP备06002465号